英超“割肉”A股套现为了远离体育赛道这对富豪父女也是拼了

近日,英超俱乐部南安普顿发布官方声明,宣布俱乐部已经正式易主。2017年夏季成为“圣徒”新主人的中国商人高继胜,苦心经营了四年半之后最终选择割肉离场。事实上,这只是高继胜父女近些年“逃离”体育产业的步骤之一。

收购南安普敦的是塞尔维亚媒体大亨德拉甘·索拉克,使用的公司名为Sport Republic。

南安普顿转手早已算不上是什么新闻了,早在疫情形势相对严峻的2020年3月,英国媒体就已经对此事进行过报道。据透露,那时就有多位中间人受邀帮助南安普顿寻找新东家,与最终的结果不同的是,当时俱乐部授意给中间人的转让价格为2.5亿英镑。这与当年高继胜收购俱乐部大部分股份时的成交价不相上下。也就是说,从流露出转让意图至今,高继胜花费了近两年时间才如愿以偿,而且最终被压价到1亿英镑。用最简单的计算方式就可以看出,这笔交易中,高继胜直接亏损就超过了1亿英镑。中国商人的股权转让,看起来与当初的收购一样不够顺利。

2017年8月,高继胜控股的莱茵体育成功收购了南安普顿俱乐部80%的股权,但实际上,运作此事则至少要追溯至2016年10月。当时,莱茵体育宣布“因重大事项停牌”。业内消息显示,所谓的“重大事项”就是收购南安普顿的股权。需要注意的是,中资对海外足球俱乐部的收购热潮正是发生在2016年,那一年,中资达成了10笔控股意愿,涉及金额约合13亿欧元。而莱茵体育从2015年开始向体育产业转型,并提出了“416”战略及“两大核心体系”,只是莱茵体育当时除了斯坦科维奇杯篮球赛之外,主要是家庭健身赛、飞镖、户外运动等项目。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莱茵体育相中了南安普顿俱乐部。当时该俱乐部的持有者是前俱乐部老板马库斯·利勃海尔的女儿,后者在其父去世后一直希望能出售俱乐部。而且,自重返英超后,南安普顿一直处于盈利状态。2014/15年俱乐部的营业额达到了1.14亿英镑;2015/16赛季,收入更是达到了1.633亿英镑的新高。这样漂亮的财报,在收购过程中自然会成为加分项。在将南安普顿视为优质标的的情况下,莱茵体育耗资2亿英镑完成了对俱乐部80%股权的收购,打响了2017年中资“出海”第一枪。

不过,在莱茵体育完成收购后,南安普顿的表现却逐渐呈现出下滑趋势。从战绩角度而言,球队近四个赛季分别排名联盟第17名、第16名、第11名及第15名,本赛季则以4胜9平6负的战绩暂列第14名。而从俱乐部运营角度看,2017/18赛季,财报显示利润为3532万英镑;但到了2018/19赛季,俱乐部陷入亏损4100万英镑的窘境。在2019/20赛季,疫情导致俱乐部的经营难以翻身,亏损额达到了7600万英镑。虽然上赛季的财报还没有披露,但因为比赛日收入几乎为零,且缺少重磅球员交易,亏损依然不可逆转。在财务及竞技层面的双线低迷,使高继胜的股权转让看起来顺理成章。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高继胜背后已不再有莱茵体育的身影。自上市公司转型体育产业后,莱茵体育几乎年年亏损。2019年,作为向新股东转让公司股权的条件,高继胜承诺连续两年不亏损。但他的愿望没能实现,还因此惹上官司。不过,这些没有妨碍高继胜父女不断经过协议转让和二级市场达到套现的目的。从2019年至去年年底的两年里,他们已合计套现16.05亿元。在转让莱茵体育的股权后,高继胜父女实际上是以家庭投资的方式在运营南安普顿,而且他们选择的职业经理人和主帅都算不上成功。原本就想远离体育产业,如今将俱乐部折价套现只是全身而退的最后一步而已。

在房地产领域且战且退后,高继胜也曾在新能源、大健康、生物制药、稀有矿产等产业进行过探索,但最终选择了体育。

从当初斥资2亿英镑,到现在严重亏损撤离,就像众多中资一样,只能视为商业投资行为,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没有对中国足球的发展产生直接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