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时间接手错误工作三德子缔造曼联时代

虽然去年4月欧超事件后就宣布将不再担任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但曼联CEO伍德沃德随后花了9个月的时间才完成交接。随着新CEO理查德阿诺德在2月1日上任,英格兰媒体也开始小心翼翼地对伍德沃德在梦剧场主政的这8年进行盖棺定论。大部分媒体最终收回了此前对伍德沃德个人的负面评论,不过仍然认为他是一个在错误的时间接手一项错误工作的的首席执行官,这也让曼联度过了一个“错误的时代”。

用英格兰著名记者霍尔特的话说:伍德沃德不是什么白痴或阴险狡诈的毒蛇一般的人物,但他在曼联的任期仍然以失败告终,这是不争的事实!球队在弗格森爵士退休后再未真正意义上进入过争冠军团,他们并非没有收获过冠军,但也只有一座足总杯、一座欧联杯和一座联赛杯。此前鼎盛期的曼联曾对包揽这三项“小三冠”的球队报以同情,而对于伍德沃德而言,这是他在曼联留下的唯一印记。

曼联在伍德沃德时代有多堕落?可以看看有多少英格兰本土球队,这段时间都在曼联主场结束了之前维持了近半个世纪的不胜纪录,彻底翻开了对阵红魔的新篇章。纽卡斯尔联在老特拉福德拿到了1972年后的首胜;加的夫城继1954年后首次在梦剧场赢球;西布朗和谢菲联都在1970年代后再次实现了在曼联主场赢球的梦想;伯恩利也在将近60年后再度在这里全取3分;斯旺西甚至是在伍德沃德任上拿到了对曼联的历史首胜;水晶宫这样的球队则实现了在梦剧场的两连胜。弗格森时代曼联对阵这些球队时的压倒性心理优势荡然无存,老特拉福德也不再是让客队球迷闻之窒息的钢铁堡垒。

除了帮助中下游球队驱散了困扰他们多年的红魔恐惧症,伍德沃德任上的曼联还在对强队的比赛中接连出现大比分败局。不管是上赛季对热刺1比6的惨败,还是本赛季对死敌利物浦的那场耻辱性的0比5,曼联似乎都需要一段时间来重建自己在强强对话中的信心。因此看到媒体在最近几场比赛中,仍然频频将现场镜头转到即将卸任的伍德沃德身上,有曼联球迷愤怒地请求他能否悄悄离开,不要再以这种方式让球迷添堵:“这里没有人会真正怀念伍德沃德,以及他担任CEO的那个时代,所以请不要再聚焦在他身上了,这一切真的都够了!”

曼联球迷对伍德沃德的观感恰好和他在圈内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被认为是自带媒体公关光环,自己都无法掩藏自己身上高调气息的那种高层人物。一个经常被人提及的说法是,穆里尼奥从来不会跟低调务实的高层人物交恶,而范加尔下课后的相关评论则更不友好:“在拜仁,俱乐部运营的一把手是精通足球事务的圈内人士,而在曼联,伍德沃德对足球的理解能力可以打零分,这种之前在投资金融圈里摸爬滚打的人物能当上CEO,说明俱乐部已经完全被商业利益所驱动了,这对球队来说其实不是什么好事儿!”

英格兰媒体并不完全同意范加尔的“零分论”,不过在伍德沃德离任之际,相关的黑历史还是被不断地罗列出来:他慷慨地为多名边缘化球员送上了待遇丰厚的长约,就连菲尔琼斯都能拿到4年半的续约;他曾断然拒绝莱斯特对马圭尔7000万英镑的要价,却在一年后老老实实以8000万和对方成交;他力排众议签下了施魏因施泰格,然而事实上一直有人警告他,除非过了巅峰期,拜仁根本不会放精英球员离队。

此前说到伍德沃德在选帅和引援上的糟糕判断,那些平时报道足球商业的记者还会用曼联CEO在创收方面的业绩为其辩护,曼联毕竟在他手上进一步成长为经济体量在足球项目上数一数二的豪门俱乐部。不过随着去年“欧超事件”的尴尬收场,类似的辩护论调也开始绝迹。伍德沃德作为欧超在英格兰的主要召集人,被当地媒体批评“完全不理解足球俱乐部对当地城市、社区和人民的真正意义所在”,也直接导致了随后双红会比赛日发生在老特拉福德的骚乱。作为责任人,他虽然立刻宣布将挂冠而去,但这次离任的缓冲期却长达9个月,被外界调侃为史上最漫长的一次告别,这也难怪球迷会越来越厌烦在梦剧场再看到这个已经宣布辞职的CEO。

不过让英格兰媒体自己也感到矛盾的,是这么一个被外界塑造成唯利是图银行家的曼联CEO,其实也有与其刻板印象格格不入的另一面。比如鲁尼就曾透露他经常收到伍德沃德的聊天短信,后者在短信里亲切的称他为“瓦扎(Wazza)”,且言辞间毫无装腔作势的架子,只不过大部分球员对此并不适应,反而觉得和自己的CEO这么拉家常联络感情有些奇怪。

而在疫情期间,伍德沃德一方面在经济受到重创的环境下预谋欧超,另一方面,曼联在疫情阶段从未因为联赛停摆和空场比赛造成的亏损而怠慢过自己的员工。在疫情初期,就连热刺和利物浦都一度宣布要让部分员工暂时性失业,去找政府领取救济的情况下,曼联却始终保持向自己的员工如常支付薪水,也没有以疫情为借口进行大规模的部门裁撤和人员解雇。伍德沃德还力主俱乐部的相关部门配合地方防疫和医疗部门,只不过这些惠及社区和员工的措施,最终并没怎么被归功到伍德沃德身上。

总而言之,说到伍德沃德在曼联主政的这8年,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球队成绩的滑坡,接连试错一样的引援和走马灯一般的换帅。他在球队商业上取得的成功,一定程度上被视作理所当然,并被当成俱乐部受商业利益驱动的明证。尽管经历了长达9个月的漫长别离,伍德沃德还是无法扭转自己在球队历史上的定位。即便多少有媒体会提及他的贡献,却无法影响最终盖棺论定的评语:他的离任,是曼联一个时代的终结,也为俱乐部一系列的错误决定画上了一个阶段性的句号。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